界画名家何镜涵大师级画师所作风格豪放气势非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7 03:59 浏览次数:

  楼阁山水是传统中国绘画的一个种类,又称界画,从古至今一把界尺,以谨严的工笔藻饰山水楼阁,给人的印象往往失之于匠气琐屑、平板而无生气。第一个给予界画创新的便是著名老画家何镜涵先生。

  早在北京画院建院时就被定为八位终身画师之一的何老,其大名和作品早已传誉于行家里手,但他早年的声名却并非显赫。书坛名宿萧劳先生曾题其画室名曰:“冷雨书屋”,这约略概括了何老身居斗室、恬淡超然的胸襟。我曾到过何老所居一所极普通四合院中的陋室,与他有所畅谈,知道何老孜孜以求于艺术精旨,不善交际、不求闻达。

  在何老四壁萧然的陋室中,我的思绪的脉络随着何老甚健的谈锋而延伸,一个为艺术而献身的画家所走过的历程逐渐清晰起来…何老的父亲有着深厚的古典文学修养,是清末民初的第一代新闻记者,因愤于黑暗专制,最终以遁入佛门以示反抗。何老在兄弟辈中排行最小,他虽然连小学也没有上过,但自启蒙时便受到中国古典文化熏陶,通晓琴棋书画。青年时代曾卖画为生。50年代开始以写意手法表现古建筑,创作的两幅《颐和园》被中国画研究会收购并获奖金。

  在入北京画院前,他即常与一代名家徐燕荪、王雪涛、吴光宇、胡佩衡、吴镜汀、卢光照、胡絜青等合作画了,那时他才二十几岁。因为他曾在建筑工程出版社学过美术编辑,又在建筑工程学院上过三年课,因而对古建筑极有研究,他对古建筑的学识使得一些专家也刮目相看。人民大会堂西门悬挂的巨幅《北京风光》,是他与吴光宇、吴镜汀合作的,由此可见他非同凡响的功力。何老本师从吴光宇学习工笔仕女、人物,但他很早就发下宏愿,要冲破传统界画的藩篱,另辟蹊径,开楼阁山水之灵气。他曾近百次游历名山大川写生,寻求一种新奇的艺术表现形式。

  1975年至1980年,他闭门谢客,深居不出,苦心变法,而终于崛起。他大胆变工笔为写意,形置其次而以笔墨求神韵,完全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,给传统界画注入了新的生命。何老的《于今黄鹤又飞来》、《琼华揽胜》、《楼阁参差倚夕阳》、《滕王阁、《暧阁微语做钟声》等一经问世,便轰动了画界。舒展奔放、空灵幽远的意境,炉火纯青、淋漓酣畅的笔意,使人悠然神往。尤其在那斗拱飞檐、九曲回廊中融入的西画明透视和体积关系,虽不着色却于深浅中宛似金碧辉煌、溢彩滋光的效果,更令行家咋舌。何老作画每每一挥而就,他剪画10x3米的巨作,竟不起稿不用尺,倚马可待。这是因为那万千楼阁亭台、奇峰怪石虬松尽在胸中,怪不得何老画的一枚印章文曰:“笑觑扛鼎大英雄”,磨炼耕耘自成派,其中甘苦寸心知,非寻常扛鼎者可比!

  何老年过花甲,但雄心不已。所作风格豪放,气势非凡。他每每夜间作画,直至东方之既白。他仍在寻求艺术顶巅的最佳竟境。他对我感慨道:“艺术岂可静止停滞,应不断发展。”他表示还要继续探索,不但要继承民族文化精华,也要反对师古僵化。他崇拜齐白石的水墨,也崇拜俄国列宾、法国海勒等大师的简练线条。他的选择是建立在中西文化的深刻理解与比较基点上,迈出新的起步,塑造出新的个性。但是,他说:笔底不当俘虏和投降派,不能为名利,而要把艺术服务和贡献于社会,这才是最重要的……

  现在何老声名显赫,他自1958年35岁时被中国画院聘为终生制画家,多年来为社会做了大量作品,包括入藏大会堂、毛主席纪念堂、、中南海等单位。他还曾在日本、美国、加拿大、菲律宾、台湾、香港、保加利亚多次展出,最近又被台湾艺术界评为“大师级画师。

  他的社会职务也很多,担任了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、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、中国书画研究会、东方书画社、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等单位的顾问和教授。我走出这小小的陋室,走出这普普通通的四合院,何老的话言犹在耳;我觉得晚霞中的街道是如此宁静,空气是如此清新。


上一篇:当代实力派画家王宁界画山水画欣赏妙不可言!    下一篇:古代工笔重彩界画